无视(信兰rps)

B面
不止一次,他用余光扫过经过的橱窗,模模糊糊的那个人影竟是一直在的。也是,朋友难得一聚,即使有看了尴尬的,也不至于中途退场。更何况,他做出了毫无芥蒂的姿态。

刚才在吃饭的地方,前山走之前还好,视线遮了大半。走之后,如坐针毡的难熬。也不能紧着聊天,只能盯着别的方向。

在数石井眉毛根数的同时,他还是抵不住心底的小的喜悦。他在不远处坐着。在很怪很乖的低头吃东西。他……还是那么好,好到多看一眼都绝不能够。

快递寄出前,他每一件都看了很久。是他的东西。他用过的、穿过的、还有他最新送的。都与他有关,都……不能被留在自己这里。

说过了那些话,就没有了任何借口。被喜欢什么的本就是自欺欺人,从来不是,也没有变成是。也想过假装不知道不行吗,或者当他不懂。但是,自己可以演,耽搁了他真正喜欢的,如何忍心。

没有说得太清楚,即使做好准备,也不能圣父的自己去推一把。给他最原本的自由,退出他的世界,这是仅能够的。

喜欢的,也尝试了,最后失败了,也还原了。

回头来,还是喜欢,每一根头发都喜欢,但一根也不能挨,看一眼都不行。

续摊点了酒,看着,一杯不碰。自己酒量不好,不想出错。好不容易走对了一步,任何错都会前功尽弃。

圆桌一圈,剩的位子是右边两个,植田坐了稍远的,唯一空的就是他右手边的。

他侧过身,面向左边的石井,“诶听说……”起了个话头。

植田和那人聊着,他说得不多,声音柔柔的,还是那样。

一直就这样,第一次见到现在,十年了也快,都说温柔,谁都这么觉得,更有人直接说当他女朋友一定幸福感觉会被捧在手心里。

是会。即使不是他心里的,只要在旁边,他也好好待你,关心你,体贴你。

如果呆一点,或是当自己不知,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,也就过去了,白得与他的这么多时光,想想都窃喜。可是又怎么能够,他值得更好,他只是还不知道。总有一天知道了,那得多难过,那他被自己耽搁的日子谁能还。

细贝举起杯子非要碰一杯,他小小的、不能再小的、吮了一小口,涩得咂舌。

在车站分开时,植田与他同一个方向,走了电梯。那人是去另外边,植田说“路上小心啊”,转头小声说“他今天好像不太开心”。

“是吗……”也许,下次还是不要来吧,都决定了,也走了,再不能自私了。

他悄悄的,在拐弯的时候回头,那里已经没有人影了。


END

评论(2)
热度(16)

© Kim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