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视(信兰rps)

A面

他匆匆赶来时,菜刚开始上。松了口气,打量一下座位,对面坐着植田、细贝、石井,这边最外侧的位子留给了自己,旁边是前山,最里面坐着很久不见的那位。
在刚刚过来所有人都打招呼的时候,那人也抬起了头,面带微笑的挥了下手。他心里却是一沉,瞧得清清楚楚,自己根本没被看到眼里,虚虚一晃。
他低下头吃东西,吃的是什么也不是太在意。在这个熟悉的一伙朋友里,他的沉默已经被大家习以为常。这样偶尔的聚餐,大家会询问他,但是他不能来也会被谅解,毕竟都知道近几年他年头忙到年尾不得空闲。
他听得到那人与对面的植田聊最近的一些近况,还跟旁边的前山吐槽了几句座间桑。细贝就怎么演信长向他询问,他稍微提了几个点,和稽古时教导差不多,但细贝好像豁然开朗了。石井和那人聊的最多,各种各样的闲扯。他的声音,就那样似远似近的传到耳朵里,弄的他连眼前的饭都渐渐咽不下。
一个月前,他收到了个包裹。里面是曾经放在那人家的东西,和少数两件衣服,和最近买给他的一块手表。是之前他在line群里说想买个好点的表了求推荐。他选了块宝格丽匿名寄了过去。那人也是傻的,收到用就是了,偏要到处问谁给的,他只能私下留言承认,并且说了不值多少就觉得适合他。那人客气的回了一句也没多说。本以为这事也就过了,没成想还是……打开纸箱的瞬间已经猜到,心沉沉的看着那零散的东西,以及重新封装好的手表,坐沙发上半天,从天亮到黑。
他以为的缓冲和通融都没有出现,当朋友那么好相处又宽容的,对待自己竟是这样狠。如果,这都是之前他种的因结出的果,那谁来告诉他,接下来要怎么做怎么办呢。
前山接了个电话,似乎是有急事要处理,道完歉飞奔走了。空下的座位,显得与那人隔得更远。那人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夹着吃,笑着听石井说段子,偶尔插一句问。
他手腕上,带着一块浪琴。黑色的。只瞥一眼,他就低了头,原来他喜欢这个牌子,也许是自己选错了。可是错了就只能退回来的…吗。
说要下一摊,三两两往外走。那人环着石井的脖子,笑嘻嘻的挑头走前面,植田和细贝走了后面,他堪堪夹在中间。
及至出了门,他晃了晃神就落到了最后。植田不时回头等他,细贝笑着说hirokiくん的电量在稽古场的时候用光了吗,植田说原来你们这么辛苦啊幸好没被座间诓进去,又暗暗示意问他要不要先走。他摇摇头,看了眼前面渐行渐远没有回一下头的人。
到了个小酒吧,圆的桌子放下酒,还有他点的柠檬水。

评论(2)
热度(14)

© Kim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