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信兰rps)小段子

“喜欢啊 
是开心的时候想告诉你 
是不开心的时候想抱抱你 
是看到情诗会套到你身上想【啊就是这样】

是即使不在一起 悲欢都由你”
 

店里等的时候,兜里的电话响了两次。

生气、不想接、待会再理他。这种程度的任性很正常吧,然后就那边开演了,想理也没得理了。

他接过打包好的两份晚饭,店员应该是认出了他,眼睛闪闪发亮。

“上面那份是里面有茄子的,下面那份是蔬菜。”相近的点单只有这个区分点,店员特别作了说明。

没关系,反正有一份要被丢掉。

昨天念叨一晚上说想吃,他今天才中途下车来买,刚点完单就一个电话过来说演完要和座组的人喝一杯。

就和那天一样。京都的千秋场完了,录花絮的摄影机刚停,他的电话就擦着开机音乐来了。特别蔫巴没力气的说头有点痛不舒服可能感冒了云云。

“难受……你明天才回来吗”因着他这句,连夜新干线回东京的自己,打开家门却是一片黑漆漆,再打电话过去接的换成了共演的某个女生,半醉的声音和喧闹的背景音乐让他选择直接挂断。

【对不起……】

【本来都快到家了,他们打电话过来说要一起,实在拒绝不了…】

【真的很想这次再演能够成功,把几年前初演时候的不足通通弥补,不想一听到它的名字就感到惭愧害臊…】

这些话,是很晚才到家,一进门就几乎软倒在地,被他拖到床上塞了一把药,一脸害怕他生气死撑着拽紧他的手说的。

这种情形,发不了火,也咽不下气,但对方明天还有公演,只能把人塞进被子以后再说。

人和人不一样。每个座组也是。

他坐在窗台边抽烟。不是电子烟,而是几年没碰的硬盒万宝路。

心里有片发凉又荒芜,说不上来什么,就是很索然无味。

即使是曾经喜欢的味道,也召不来的意兴阑珊。

想快刀斩乱麻,就不会有那么多纠结。

细细一想,那就要接不着催他回家的电话,听不到他一会有气没力一会神经病的叨叨,看不到那个身影出现在同一个屋子里。

混蛋。他骂了一句,按熄了烟。

几乎是同时,钥匙开了门,脚步在玄关处迟疑,进到客厅看到餐桌上显然拿回来就没有动的食盒,“啊~肚子好饿~~”尚有余温并不需要加热,他取了上面那份,看那边的人一点反应都无,咬着筷子想了想,抓了个可乐饼期期艾艾的凑过来。

他自是从头到尾都瞧见了,崩住了当没看到,手机点开推特开始划。

凑过来的人也不说什么,隔半臂远啃他的饼。

吃吃吃就知道吃!

他戳开发推页面,面无表情的开始打字,用行动告诉某人“有事说没事滚”。

“hiro……”

“哼!”

太生气了以至于发送后才注意到没有打标志性的星星。但守他推特的人太多一下子就转发评论太多根本来不及撤回。

更想打人了。

他点开一个最近的推,先提前打了星星再码回复。发送了才想起来这是回复啊为什么要带星星。

他皱起眉头,望着手机犹如注视着一个仇人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”从后面一把搂住脖子的人,拿出在家十八年都没有用、只对年上恋人才开封的杀手锏【无赖撒娇道歉法】,还带着残渣的嘴蹭过来糊过去。

他扭过脸吼“放开”,对方回“不要”,他抓着搂着的手想用劲,今时不同往日,场场杀来杀去的他对上唱的比说的多的某人可以说是完胜。可是想到明天这人还有公演,手劲就不由得放松了。

他抓起飘窗边的大扇子,熟门熟路的敲了下去,“哎哟”蹲地上的人,抱着头装得行家里手。

手机闹钟响,不止一个。他的是助理提醒他设的,今天七夕要发一个暗示性的预告。那另一个人呢?

“去年……不是说今年也要一起写短册么…”

所以才没吃饱就跑回来了?

………蠢死了。

但嘴角不由得翘起来。

“可是我的已经写好了。”他点亮屏幕给他看。

“……哦……”塌了肩膀的某人,像只小狗一样,可怜巴巴的。

“你有想好写什么吗?”他确认该发的东西都发完了,按掉手机,走过去到那人前面。

“写……”抬起头,看着他的眼睛又大又亮,“我会让你幸福。”

心跳几乎漏了一拍。

手被牵拽着,整个人被拉下去,浅浅的、嘴唇相贴,“hiro……别生气了,下不为例、我保证。”

他叹了口气,就算有下次……他捏了捏那人的耳垂,“说话要算数。”


“喜欢啊

是明明在一起 又会想分离 想的都是因为你”





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Kime | Powered by LOFTER